我不是P大吹,我夸她的每一句都实事求是

【默读同人】《致谢》(原著风,小甜饼)

骆闻舟感觉最近费渡很不对劲儿。

虽说费总平日也偶尔出去开个会,约谈个把资本家什么的,可都会提前跟他这里报备。这一个礼拜倒好,天天回了家连人影都不见,每天快十点才风尘仆仆的回来,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一问他就说是最近公司拿项目,太忙,逼急了就撒娇耍赖,拿出他那骗人九段的招数敷衍两句就睡觉去了。

“咔嗒”一声锁响,骆闻舟面沉如水的打开了自己家的门,果然还是没人。盯着自己手机通讯录看了足足一分半,骆闻舟终于鼓起勇气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您好。”铃声没响三下对方就接了,是个甜甜的女声。

“咳,你好……”骆闻舟用脚扒拉开凑过来的骆一锅,却发现是那只被费渡捡回来的小崽儿,一年过去了小猫成功的控制了它的体重,没有和骆一锅同流合污,小猫轻轻的挠着他的裤腿,比骆一锅温柔了不知道多少倍,骆闻舟心一软,就放任它去挠了。

“啊那个什么,苗、苗……”

“喵!”骆一锅不知道忽然从哪个犄角旮旯窜了出来,也加入了挠裤腿大军。

本来骆闻舟给苗助理打电话就够心虚的了,他原本也没有人家的号码,是偷偷从费渡手机上瞄来的,为的就是以防万一——谁成想万一这么快就到了,他刚刚正犹豫该叫人家什么,苗助理?苗小姐?苗苗?结果苗了半天被家里这只死猫给搅和了。

“噗……”电话那边听了这番语无伦次的人猫和声,大概也猜得八九不离十,因此没怎么见外的就笑了,“您是骆警官吧?”

骆警官没想到对方竟然这都能知道,下意识的“嗯”了一声就忘了下文了。

“费总经常跟我们提起你,还有刚才那只猫我也见过~”就是那只费总说会挠人特别凶的猫,苗助理心里默默的补充了一句。

“哈哈哈……”骆闻舟脑子里就剩下“经常跟我们提起你”这句,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阵傻笑,甚至忘了顺势黑几句骆一锅。

“骆警官给我打电话什么事呀?联系不上费总?”苗助理善解人意,毕竟她跟了费渡那么多年,对于这位骆警官的定位还是有把握的。

“他那么大个人了我有什么好操心的,”骆队明明心里着急可是死要面子,随口胡编了一个理由出来,“就是我看他桌子上落下了几份文件,怕耽误他事儿,你们不是最近忙着拿什么项目吗?”

电话那边短暂的沉默了一下,拿项目?最近没什么项目啊。苗助理飞快的思考着老板这是在闹哪出,自己到底该不该替他圆谎。

“骆警官,您是不是记错了呀,我们最近整合呢,没有什么拿新项目的计划。”不到两秒钟,苗助理在坑自己老板和帮自己老板骗他当刑警的男朋友之间果断选择了前者。

“嗯?”骆闻舟心里一动,好啊,原来连这点借口也是假的,“那他最近在忙什么?”

“额,最近费总不怎么来公司,倒是打了几次电话都说在燕公大……”苗助理心一横,大不了这个月奖金豁出去不要了。

骆闻舟撂了电话,用舌头把自己嘴里的牙都数了一遍,最终还是没稳住,骑上他那破二八就奔燕公大了。

没开车是因为骆闻舟深知母校那紧张的停车位,连教职工停车都困难。可是不知道是什么玄学,燕城的破天气就是五一之前还能穿毛衣,五一一过就能穿半袖,现在五一刚过,骆闻舟没来得及换衣服,穿着长袖衬衫顶风骑了半个来小时,热出了一身汗。

等他终于把自行车扔在校门口一家咖啡店,准备走进学校的时候,骆闻舟才忽然想起:这让我上哪找他去啊。

常年干刑侦的骆队已经习惯了从犯人身上撬出一个地名就一声令下的冲过去,完全没考虑到这次他查不了监控封不了出口发动不了群众——万一他家费总就是来上个自习看看书呢?虽然骆闻舟一甩头把这个想法从脑子里清了出去,费渡身上是有一种文艺小青年趋之若鹜却求之不得的格调和气质,但那除了天生的就是拿钱堆出来的,这熊孩子在学校念书念的十分稀松平常,虽说是还附庸风雅的搞了个研究生读……

等下,骆闻舟意识到自己忽然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费渡虽然之前为了自己的计划打了个读研的幌子去了市局,但之后也没退学没留级的,也就是说,他现在还是燕公大的研究生啊。

他导师潘云腾因为之前那件事显然也不可能再带他了,费渡本人还差点丢了小命——听说后来燕公大为了以示安慰还提出可以给费渡直博,当然被日理万机且毫无学术理想的总裁拒绝了。这档子乱七八糟的事过去之后,大家就谁也没再提研究生这茬,骆闻舟屈指一算,却惊觉费渡这一波三折的研究生居然也到了该毕业的时候了。

……骆闻舟顿了顿,慢慢的往图书馆方向走过去。

按理说他们学校图书馆不刷卡是进不去的,但是骆闻舟充分发挥自身中老年女性杀手的优势,三言两语的把门口值班的老师哄的花枝乱颤,人模狗样的从旁边不用刷卡的出口进去了。

当年在这上学时候骆闻舟也没怎么来过图书馆,对图书馆印象最深刻的是二楼期刊杂志阅览室外面的走廊有一块空地,摆了几个沙发几张桌子,是整个图书管理最不适合学习的地方,因此每天爆满,大家都买好了咖啡奶茶就为了坐沙发上一起唠闲嗑。

骆闻舟已经检阅过了一楼图书室,走上二楼,进阅览室之前习惯性的往走廊里面看了一眼,发现那里今天果然也是爆满,而且难能可贵的围了一圈的女生。

“男女比例七比一,一对情侣三对基”是燕公大的民间校训,当然骆闻舟对此并无异议,只是出于职业带来的敏感,骆闻舟觉得那一圈女生的颜值大概可以代表他母校的最高水平,是好多燕公大学生大学四年都难得一见的“绝景”,于是不由得多看了两眼。结果不看还好,一看发现这一副“绝景”中坐着一个和他一样能代表母校颜值最高水平的帅哥。

费渡今天戴了眼镜,穿着很校园的纯棉衬衫牛仔裤和帆布鞋,硬是把平时那呼之欲出的“斯文败类”四个字撕掉了一半,只剩下一身“斯文”。他一手推了推眼镜,一手把桌上的笔记本合上,正经人似的说:“谢谢各位学妹,真是麻烦你们了。如果我把你们写在致谢里你们不会介意吧?”

“学长太客气了,一点都不麻烦,能帮到你我们都特别开心呢~”

费渡左手边的女孩子笑靥如花,周围一群被代表了的女生们也毫不介意,纷纷表示自己的确一点都不嫌麻烦。

骆闻舟忽然就很想冲过去一把掀翻摆在某个撩妹高手面前的桌子。同样是杀手,为什么费渡就能通杀。

获得了七杀的费总优雅的站了起来,微笑着和姑娘们告了别,朝楼梯刚走了没两步,忽然若有所感的一抬眼,正对上楼梯口幽幽看着他的骆闻舟。

……费渡一愣,有一瞬间好像从骆闻舟头上看到了一股白烟,心里觉得好笑可是这时候又绝对不可以笑,只好一副乖巧的样子走到骆闻舟身边,在骆闻舟伸手要按住他肩膀之前一把握住了那只来者不善的手。

“师兄,我一会儿跟你解释——别在这儿。”费渡身子微微一倾,对着骆闻舟耳朵悄悄说了一句,可能离得太近了,费渡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骆闻舟磨牙的声音。

“没看出来你还挺要面子啊……学长。”骆闻舟的眼神要把费渡烧出两个洞,“学长”两个字说的咬牙切齿。

但毕竟骆闻舟还不想毕业多年之后成为母校学弟学妹们八卦的谈资,于是便一言不发的拖着费渡下了楼。

“呀,小费今天这么早就走了?”门口的老师看见费渡眼神一亮。

“恩,谢谢刘老师,学生证丢了,一直麻烦您……”费渡一脸诚恳,还配合语气皱了皱眉,立刻激发了刘老师的全部母爱。

“这才多大的事儿啊,不用跟老师客气!”刘老师一脸慈祥,完全屏蔽了刚刚才打过照面的骆闻舟。

骆闻舟默默翻了个白眼,心说这算是见识到什么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又一想连自己也着了名为费渡的“魔”,越发的气不打一处来。

图书馆后面有一条小路,路的一边跟外面大路隔着一排树和一条绿化带,另一边就是图书馆背面的墙,此处白天就十分幽静,到了晚上连路边的灯光都透不进来,于是成为了众多情侣腻歪的圣地之一。

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骆闻舟拽着费渡走进了小路,在入口处的一个长椅上就把人摁住了。路的深处影影绰绰好像有两对情侣,不过大家安心的各自腻歪着,谁也没意识到路的这边画风迥异,上演着人民警察单独审讯霸道总裁的戏码。

“本来打算今天晚上就告诉你的。”费渡一丝不苟的衬衫被弄乱,姿势也因为被按在长椅上显得有些局促,不知道的看见这场面还以为是黑社会马仔敲诈斯文学霸。

“告诉我什么?”骆闻舟一挑眉毛,冷笑一声,“告诉我你骗我去公司加班其实是来学校里泡学妹的?”

费渡闻言一笑,脸上那副眼镜根本挡不住这人的一双桃花眼,费渡透过镜片直勾勾的盯着骆闻舟,“师兄,你太不关心我了,我这不是要毕业了,写论文呢吗?”

“哦,我不知道原来写论文还得召集七个漂亮小姑娘一起,”骆闻舟一把摘下费渡那挺直的鼻梁上的无框眼镜,“你这论文写完是不是还能召唤龙珠?”

费渡眯了眯眼睛,重新对好了焦,“有好多细枝末节的东西……让他们帮我改改而已。”

“非得找学妹?”骆闻舟问完就后悔了,感觉自己这句话说得没过脑子。

费渡也笑了,“找学弟岂不是更严重?——师兄,你怎么谁的醋都吃啊,真可爱。”

骆闻舟没理他这茬,继续逼问:“既然你这么‘光明磊落’,怎么这几天一直藏着掖着的,我还能不让你写吗?”最多就是挖苦你两句,还能怎么样。

“……说了你还能让她们帮我吗。”费渡一副“我还不知道你”的表情,骆闻舟真想一巴掌拍在他那一丝不乱的脑袋上。

“天天就知道动歪脑筋,从来不干正经事。”半真半假的抱怨了一句,骆闻舟摁住费渡的手一松,在他旁边坐下了。“说吧,还有别的瞒着我的了吗?”

费渡眼见着骆闻舟渐渐消气,立刻抓住机会蹬鼻子上脸,“有,未经师兄同意,擅自把师兄写进了致谢里。”

……骆闻舟仔细把这句话在脑子里琢磨了一下,觉得剩下的气也消的差不多了,便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翘起了二郎腿,把费渡的眼镜往自己衬衫口袋里一插,“啧,虽然你师兄我一直为人低调,但是你非要写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谢谢师兄。”费渡把手伸进骆闻舟胸前的口袋,不轻不重的拂过骆闻舟胸口,短暂的停留了一下之后就收了回去,没事人似的把眼镜戴上。

这个烦人精,骆闻舟暗暗骂了一句,明明从上面就能拿下来,非要把手伸进去干什么。

“哎等等,”骆闻舟忽然想起什么,“你下礼拜要答辩了,这礼拜才写论文?而且还写完了?!”

费渡不置可否的一笑,骆闻舟深深为母校的研究生教育质量担忧,觉得这实在达不到“为国家储人才”的标准。

=================================================

转眼就到了周日答辩的日子,费渡被排在倒数第三个答辩,其实直接下午再过去也来得及,但是因为打印好的论文还没去取,为了怕出什么问题,费渡一大早就起来收拾好打算去学校,顺便把还在赖床的骆闻舟也折腾醒了。

骆闻舟骂骂咧咧的把骆一锅从沙发下面拖了出来,把猫粮扔到它面前。这怂猫自从费渡去年把小猫带来之后就一直挑衅人家,结果小猫这一年间慢慢长大了,终于在一次挑衅中迎头痛击了这只18斤的胖子——从此,骆一锅同志就步入了被年下碾压的悲催猫生。

“费渡,你能不能管一管你们家这破碗,天天欺负我家一锅,都欺负瘦了。”

小猫名叫“费一碗”,因为是费渡捡回来的所以就跟他姓了,而自诩一家之主的骆闻舟为了维持自己在家摇摇欲坠的地位,坚持要求姓骆的猫要比姓费的猫大一级,于是新来的就成了“一碗”。

“我家碗碗还小,不懂事,师兄气不过就冲我来吧。”费渡一边系着领带,一边瞟了骆闻舟一眼,骆闻舟扫了一眼他那一身“禁欲系”装扮,还真动了点想冲着他去的意思,只不过不是撒气。

“你是去答辩还是去参加婚礼的,”骆闻舟清了清嗓子,想把刚刚闯入脑海的邪念也一起清出去,“穿的人模狗样的就能给你过了?形式大于内容,肤浅。”

“师兄,从你眼神中我觉得你对我这人模狗样的形象还挺满意的。”费渡好像嫌领带太紧,抬手松了松,骆闻舟默默咽了咽口水,用脚轻轻扒拉开脚边的一碗,若无其事的从客厅走到卧室,站在整装待发的费渡旁边。

“陆局说,下个月局里好像要请你后来新换的那个导师来开个专题讲座?”骆闻舟没话找话,眼睛在费渡身上扫来扫去。

“听周老师说过,”费渡懒洋洋的说,“怎么,局里的小伙伴们想我了?虽然那时候我已经毕业了,不过他肯定也不介意我当他助理,到时候去跟大家叙叙旧。”

“嗯,那敢情好,局里那群吃里扒外的都等着你投喂呢。”

“啧,师兄,是他们等着我投喂,还是你等着我投喂啊。”费渡迎上骆闻舟那探照灯似的目光,勾起了嘴角.

骆闻舟满脑子杂念被揭穿,索性堂堂正正耍起了流氓:“我想吃还用得着等吗?”

费渡扒拉开骆闻舟摸上他腰间的咸猪手,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等我打个电话,让他们先帮我把论文取上。”

骆闻舟一边露出一个鸡贼的笑一边还嘴不饶人:“懒死你算了,自己不会去啊?”

“你把卧室门都关上了,我怎么去啊?”费渡没有漏过骆闻舟的小动作,他抬手看了一眼表,稍微压低了声音,“师兄,最晚下午也得过去了——别让我迟到。”

骆闻舟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表,“费总,马屁拍的也太假大空了吧,这才九点半.”

“想什么呢,师兄?”费渡一歪头,有点促狭的看着他,“我是说你还得洗菜做饭刷盘子再送我去学校,时间挺紧的。”

英明神武的骆队一想到自己已沦为家庭主夫和温馨代驾不由得悲从中来,于是化悲愤为力量的一把揽过了费渡的腰.

==================================================

苗助理正逛着街,忽然收到费渡的短信,让她找人给他送一套正式点的西装来。苗助理想了想,大周末的谁也不愿意揽事,还是自己去了。

费渡穿着一身休闲装给她开的门,苗助理觉得她从没见过费总穿这件衣服,而且那衣服穿在他身上还稍微有点大。

“抱歉,苗苗,今天要穿的西装不小心弄脏了,家里也没有合适的衣服,还让你跑了一趟。”

不知道为什么,苗助理听到费渡的声音就觉得心平气和,一点也没有休息日被老板抓过来的郁闷,“没事没事,费总您的正事要紧,正好把那套脏了的拿过来,我顺路给您送洗。”

“不用了,我自己送去洗就好。”苗助理从她多年的工作经验中隐约感觉到这句话仿佛有些违和,老板的笑也好像有些深意,屋里更是传来一阵欲盖弥彰的尴尬的咳嗽.于是呆呆的点了点头,火速的离开了是非之地。

费渡最后还是顺利的赶上了,而且他那一个礼拜赶工出来的论文还受到了评审委员会的一致好评——毕竟是可以开无痕杀人培训班的选手,理论联系实际,逻辑严密,思路清晰,论证充分,结论靠谱,最后竟然还得了个优秀。

答辩之后惯例和评审老师一起吃饭,回到家已经十点多了。费渡一开门就看见骆闻舟坐没个坐像的在客厅等他。

“怎么样?”骆闻舟知道不会有什么问题,但还是有此一问。

“师兄可以自己看,”费渡从袋子里掏出三四本论文,“打多了剩下的——今天吃饭蹭了一身菜味儿,我先去换个衣服。”

费渡转身换衣服去了,骆闻舟看了一眼那本厚度堪比教科书的论文,一边感叹费渡手速可以,一边拿起最上面一本信手翻开,越翻越快,仿佛有点迫不及待的翻到了最后,致谢的那一页。

致谢先是中规中矩的感谢了研究生院的各位领导和老师,然后是他的导师,然后从名字判断应该是那几个替他改论文的学妹,骆闻舟一目十行,终于在最后一段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最后,我要感谢燕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队长,同时也是燕公大刑侦专业2007级毕业生,以及,我的爱人——骆闻舟。”骆闻舟眼睛盯着那两个字,心狂跳了好几下,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在我最彷徨的时刻,是他帮我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没有当初的选择,就没有这篇论文,也没有现在的我。因此,我要感谢他对我的严厉和温柔,感谢他对我的苛刻与包容,感谢他一直都在。”

骆闻舟的心一疼,这几句话可能不知道的人看来和套话也差不多,但只有他才知道,当初费渡面临的到底是怎样的选择,“没有现在的我”到底意味着什么——一念之差,可能世界上就真的没有费渡这个人了,骆闻舟不敢再往细想,一把合上了论文.

“据说只有没什么学术修养的人才会一开始就翻致谢。”费渡不知道什么时候换好了衣服,悄悄出现在了骆闻舟身后。

骆闻舟一回头,看见费渡穿着家居服,身上还带着他家里沐浴露的香味,莫名的舒了一口气,忽然就忍不住脸上的笑,“再不济也比某些人强——好端端的论文里面写什么呢,还‘我的爱人’,我牙都倒了。”

费渡也笑了,“怎么,你不喜欢?”

骆闻舟未置可否,一把拉过费渡从后面抱住,用下巴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费渡的头发。

“我看你每天闲着也是闲着,既然这么爱搞学术,写个论文厚的跟板砖似的,不如读个博得了。”

“谁跟你说我爱搞学术的,除非你改名叫学术——那我能读完博士后。”

“你想的美,”骆闻舟把论文往桌上一扔,把怀里的人打了个横抱,深深的看进费渡的眼睛,“一辈子都不让你毕业。”


==================================================

时间紧迫,本人还得上班……于是匆匆忙忙写了个五千字发出来了,为了保持原著的文风,本文并不会开车(喂……但是还是祝大家吃得开心23333

灵感来源于我忽然想到费总假模假式的上了个研究生,可是到小说结束都还没毕业啊!于是便有了这个脑洞...相信曾经写过论文的人都会有同感吧哈哈哈

啊还有,我说自己是原著风其实有点心虚,只是语言是尽量原著风,故事情节并没有和刑侦相关...大家当作是原著番外风吧www

PS,骆闻舟是燕公大2007级这一个是我胡诌的,仔细推敲可能时间对不上……只是因为P大是07级的,所以我编的时候福至心灵,也写了个07级……


评论 ( 16 )
热度 ( 453 )
  1. Zero。莫忘_滴哒嘭 转载了此文字

© 莫忘_滴哒嘭 | Powered by LOFTER